企业文化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企业文化 » 文苑天地 » 正文

六指

奥马资料大全143  奥马资料大全143 发布日期:2018-05-24   浏览次数: 2299
 六指(白水湾人物志)

耿耕

六指是个人,是个女人,是个疯女人,而且是个有六根指头的女人。只要是白水湾的人都认识六指。

六指是精廋廋的一个女人,虽然脸部看上去有些清秀,但因为肌肤漆黑,看上去就有些丑陋,但她的牙齿却白得惊人,这在白水湾是少见的。她常常站在白水湾的稻场上,咿咿呀呀地唱着地方戏,眉目之间有着一些妩媚与娇柔,使人看不出来她是个疯子。围观的人听得是如痴如醉,可见六指的唱功还是不错的。六指声情并茂的唱完一段唱腔后,似乎身上的精力被抽空了,会一屁股坐在地上,抬起头笑嘻嘻地看着围观的人,显示出她的傻来。

围观的人便如一场戏散了场一样,所有的人拿着自己的工具、提着自己的东西,又都去忙着自己的事,刚才的那段时光,只不过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,根本不影响他们正常的生活。

最多会有上了年纪的女人,在人们散场的时候,还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六指,然后自言自语地说:“作孽啊!好好的女娃怎么就疯了呢?”说着摇了摇头,拉起衣襟擦了擦自己的眼角,又看一眼六指,也转身忙自己的生活,只留下六指一个人,坐在稻场中央傻傻地笑着。

六指在白水湾的主要活动地点,是村子的稻场,而我家就住在稻场旁边。据我观察,六指其实是个很温和的疯子,她基本上不说话,总是默默地坐在稻场上、草堆旁、小河边,似乎在想自己的心事。如果高兴起来,她就会站起身来,在稻场上挥舞着手跳跃;如果有人在旁边起哄,她就会唱上一段地方戏,让别人为她鼓鼓掌,叫声好。我记得只要有人一直叫好,她就会不停的唱下去,似乎她脑子里的戏是唱不完的。

六指给我的感觉,似乎是个有教养的人。她如果肚子饿了,不会大喊大叫,只是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你,那神情中还有点羞涩。大多数人家会多多少少给她一点吃的,她会接过东西很有礼貌地对你点点头,然后走到一边悄悄的将东西吃掉。所以,我常常有个错觉,总认为她不是个疯子,只是个很斯文的女乞丐。

六指疯起来的样子,我是见过的。每年春天的时候,她会脱光所有的衣服,在田野里奔跑,或者裸坐在河边。我曾见过她裸坐在河边的样子,一点也不像疯子。因为我看见她时,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,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让她如此伤心,当然我也不知道她因为什么事,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村里的女人们一直担心六指的疯会弄出事来,事实是后来真的出事了。

六指有一年没在白水湾出现过,几个上年纪的女人有时还提起她,说她是不是跑丢了。可开春的时候,六指出现了,手里多了个小男孩。现在六指不再唱戏了,只是坐在阳光下不停地逗弄手里的孩子,让孩子不停地发出笑声。远远看去,没人会相信这是个疯了的女人,村里人都围着六指看,看有些变胖了的六指,看她手里的那个小男孩,也在讨论这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,但没有结果只有结论。

我最后一次看见六指时,她已经死了。那是个冬天的季节,六指躺在村口的水塘里,手里的孩子高高举过了头顶。六指的牙齿在阳光下还是闪闪发亮,可六指和孩子已不再会唱戏或者微笑了,因为他们已经在塘里给淹死了。

若干年后,我一直记得六指,也记得在塘边看到的景象,六指为什么要将孩子高高的举过头顶,这难道只是一种本能吗?如果是的话,那也是一个做母亲的本能。我这样想的时候,忽然就觉得自己的记忆是不是错了,也许六指根本不是个疯子。

 
 
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